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English  
首页 > 专家观点 > 文化

纳兰:蒙古承认九世哲布尊丹巴带来海外藏传佛教界变动

11月初蒙古国正式承认九世哲布尊丹巴宗教领袖地位,并在甘丹寺举行坐床仪式。这标志着蒙古国首次认可并公布其身份。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与内蒙古的章嘉呼图克图并称为蒙古两大活佛,其宗教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1718年,康熙帝正式封哲布尊丹巴为喀尔喀黄教(格鲁派)首领,在历史上历来受到蒙藏地区人们的崇拜和供奉。九世哲布尊丹巴作为藏传佛教的重要活佛,且本人经历特殊,此次重新在蒙古国取得宗教身份必将带来整个藏传佛教界的结构性变化,在达赖积极布局身后事的时刻,中国无疑应该谨慎应对。

 

历史上外蒙古库伦的藏传佛教势力曾经极盛,八世哲布尊丹巴时期,库伦甘丹寺的僧人曾经达到过3万余人,远胜于西藏只在千人左右的三大寺。历史上蒙地和藏地一直存在着活佛认定权的争夺与妥协,哲布尊丹巴世袭的活佛一般由出生在藏地的藏族人继承。哲布尊丹巴活佛的认定也是采取达赖、班禅世系的活佛寻访灵童,然后由金瓶掣签决定的方式产生。

 

九世哲布尊丹巴正式在蒙古国举行坐床仪式必将给藏传佛教界带来结构性影响。

 

蒙藏佛教界恐有纷争

首先,意味着藏传佛教的势力不断扩大。据说莲花生大师曾有预言:“当铁鸟飞翔,铁马奔驰的时候,佛法将弘扬到红皮肤人的土地上”。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人对藏学和藏传佛教的兴趣越来越浓,藏传佛教在前苏东地区,在欧洲和北美传教活动不断加强。在欧洲的某些地区,藏传佛教已经超越了犹太教,成为当地基督教和天主教之后的第三大宗教。自前苏联、蒙古国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接触对藏传佛教的限制之后,藏传佛教在蒙古国、俄罗斯卡尔梅克、布里亚特、图瓦以及其他地区的复兴浪潮也愈演愈烈。值得注意的是,九世哲布尊丹巴出生于拉萨,由认定达赖喇嘛的热振活佛认定,在1959年随达赖一起叛逃到国外,长期受到达赖喇嘛的资助和影响。可以说此次九世哲布尊丹巴能够在蒙古国恢复世系是达赖集团的一大胜利和突破。

 

其次,藏传佛教界藏地和蒙地的斗争有可能会扩大。此次九世哲布尊丹巴活佛回归蒙古,背后包含这蒙古国藏传佛教界的一个长期夙愿,即将蒙古国作为一个藏传佛教界的独立教区,由蒙古国内藏传佛教界独立认定后世哲布尊丹巴的转世问题。由此,尽管作为达赖喇嘛的长期盟友,九世哲布尊丹巴恢复世系将在短期内提高达赖喇嘛的威信和达赖集团的影响力,但从长期看,尤其是后达赖时代,蒙古国藏传佛教界有可能在独立与控制、渗透上发生争执。九世哲布尊丹巴年事已高,其后世活佛的认定权也许是日后达兰萨拉与乌兰巴托宗教界争夺的焦点。在蒙古国确认哲布尊丹巴活佛的认定体系之后,由乾隆皇帝金瓶掣签制度所统一起来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认定制度将会演变的更加混乱,藏传佛教分裂的趋势增强,争取话语权和宗教公信力的斗争将更激烈。

 

班禅宗教公信力尚需考验

其三,九世哲布尊丹巴活佛世系的恢复将考验班禅额尔德尼的宗教公信力。历史上作为同为黄教的重要世系,班禅额尔德尼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曾经长期保持亦师亦友的关系(两者与达赖喇嘛常有矛盾和不合)。历史上的哲布尊丹巴世系都要得到达赖和班禅世系的承认,并且在宗教学习和交流上互相扶持,缺乏班禅世系支持的哲布尊丹巴在宗教上是没有合法性的。目前班禅活佛与达赖喇嘛无疑成为了对立的宗教领袖,作为世界性宗教的领袖,班禅额尔德尼能否在海外藏传佛教界树立自己的威望,能否在哲布尊丹巴世系上施加宗教影响,将考验班禅活佛的宗教公信力。

 

其四,九世哲布尊丹巴身份复杂,他生于拉萨,自幼与达赖喇嘛私交甚好。1959年之后与达赖一起逃到印度。在印度,他与黄教之外的其他教派也关系甚好。之后曾经还俗,据传与印度政府和美国中央情报局都有不一般的关系。印度政府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为其重返蒙古国进行铺垫和努力。此次九世哲布尊丹巴回归蒙古国,出席其坐床仪式的贵宾中就有印度驻蒙古国大使。两者关系可见一斑。自冷战时代,美国就一直借助宗教势力打入苏东地区内部,苏东剧变的背后可以说与美国支持的宗教势力密不可分。此次九世哲布尊丹巴在蒙古国恢复世袭,尽管蒙古国政府一再表态政教分离的原则,但是未来蒙古国是否介入政治、尤其是是否借助宗教活动影响和改变社会生态,值得各方密切关注。

 

应建立国际宗教协调机制

面对九世哲布尊丹巴带来的海外藏传佛教界的变动,中国政府应该以谨慎、积极的态度加以应对。首先,提前布势,加紧在俄罗斯三个蒙古共和国以及蒙古国的传教、宣传和宗教交流。可以派国内德高望重的高僧去这一地区驻锡,借此增强国内藏传佛教界对海外的影响力。其二,注重通过社会、经济的手段与达赖集团展开竞争。比如可以重点打造扎什伦布寺寺属企业刚坚公司。以公司的形式,在宗教产品上形成品牌,凭借中国对俄蒙的贸易优势,实时抢占、垄断俄罗斯和蒙古国的宗教市场,使得双方在宗教产业上形成上游与下游的产业链关系,借此迂回影响两个国家藏传佛教界对中国的态度,树立国内藏传佛教界的宗教公信力。其三,引导班禅额尔德尼积极走出去,加强与俄蒙藏传佛教界,尤其是海外黄教派系的联系与交流,将班禅额尔德尼打造成有国际公信力的宗教领袖。其四,由中国政府牵头,与蒙古国政府、俄罗斯政府协调统一的,基于本国的活佛转世认定办法,在活佛的寻访、认定和最后的宣传中三个国家统一协调、互相承认、共同宣传,将本国活佛转世限定在本国的区域内,减少达赖集团通过活佛认定插手内政的机会。通过建立中俄蒙三国连手的宗教协调制度,统一自达赖集团出逃之后分类的活佛认定系统,维护和增强本国的政教分离以及宗教公信力。

 
CEFC成员: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中国文化院 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
© 2013 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展中心办公大楼34楼1-8号室
电 话:852 - 26551666 传 真:852 - 26551616 电子邮箱:info@cefc.org.hk ICP:10040147 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港